刘豔梅

 又到年末收账的时候,县城有三个老大难客户,週三我被安排跟车去要账。

  老大最让司机头疼,欠账不说还常扣钱,门常要重做。7月司机好不容易把欠了很久的5000元要回,八月老闆一个鬆口,又欠了5000元,一直不还,12月初报来一张单子,说货到一起还。今日司机决定钱不到手,不卸货。

  十一点,我们到了老大家,老闆娘懒懒地拿过单子,一笔笔和我慢慢核对,货款4200元,欠条5000元,她说没错,让我们卸货,我笑着请她先付钱,她不紧不慢地把我们带到一堆旧门前,“这些门都有问题,一共5200元,我只付4000元,不信你们慢慢对,”

  哪有这样,别人家货都没问题,只有你家老有问题,都重做给你了,怎幺又那幺多,你如早说,就不会急着赶着帮你家从外地订货了,我们只负责收款,我和司机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和她谈着,可是没用,无奈司机打了老闆电话,说那就拿5000回来。她一听得意了,说不行还要扣2000元,客户扣她的,一闻此言,我和司机立马上车,掉头而去。

  肚子饿的咕咕叫,一点半了。路过老二家,铁将军把门。右拐前行20分钟,老三也是。

  我们吃完饭,回到老二家门前,没人。我联繫老二,司机联繫老三。老二客客气气地告诉我,现在有事,你们先忙,三点钟见。老三告诉司机,要到三点半才回店。司机说他俩都在玩惯用花招,钱很难拿到,我们先送货去。

  二点四十,老二打来电话,问我在哪?他的饭局马上结束。我说马上去他店裏。刚卸完货,老二电话说已到店裏。我们连忙穿小巷飞赶过去,司机说你和他慢慢对吧。

  我把整理好的销售明细交给老二,他爽快地付了款,五分钟没到,让司机吃了一惊。

  三点一刻,我打通了老二的电话,“就快结束了”就挂了电话。

  司机拨通了老闆的电话,说这钱看来是拿不到了……正说着,他叫了起来:“看到他的车了,追。”挂断电话,发动车,掉头往西,紧跟前面一辆黄色小货车。小货车左转往南,我们车紧追其后。“看到他的光头了”司机兴奋地大叫着,我们车子超过小货车,从车窗看到老三和他的夫人,我们把车停在小货车前面,一起走下车,来到小货车前,看着一脸尴尬的夫妻二人,司机笑着说,你看我们多有缘,在路上都能碰到。

  “实在对不起,真的没钱,十五号,我把钱一次付清。”老三喃喃地说道。

  “不行,我们今天来就是拿钱的,如果不给,过两天,就会有人吃住到你家”司机笑着说道。

  终于说定十号打款,一场漂亮地追款行动就这样不太完美地结束了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上海葡裔难民在澳门

  为庆祝“国际档案日",文化局澳门历史档案馆将于六月十日至十二月六日举办《上海葡裔难民在澳门(1937-1964)》展览,开幕式将于六月九日下午六时三十分在塔...

阅读全文

书展首两日生意淡展商减价促销

书展昨踏入展期第二日,已有不少书商减价促销。(何量钧摄)大会今年以「科幻及推理文学」为主题,惟场内仍是儿童书、消闲书籍较热门,人头涌涌。柏雅出版社参展十多年,其...

阅读全文

全台400万户老宅 双部会力促都更

记者朱汉仑/台北报导内政部清查全国超过30年的老宅达397万户,快破400万户,为了投入老危重建都更,除了八大行库与台湾金联将联手成立「台湾金融联合都更服务公司...

阅读全文